密封件企业 | 密封件产品 | 密封件商机 | 密封件会展 | 密封件资讯 | 企业门户
您好,欢迎来到密封件网! 请登录免费注册加入
产业转移下的中部县域经济 邵东智造“小五金”
http://www.toosealing.cn 2019-04-03 08:40:21 经济观察网
密封件网】讯

  在中国经济从高速发展向高质量发展转换的当口,作为实体经济的主体,制造业的转型升级最为急迫,其从“做大”转为“做强”的命题,已经从沿海延伸到内陆,从一线城市扩展到最广域的县域经济体。

  对于众多以工业立县的地区,如何借力沿海创新资源实现传统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又如何在各自的基础上谋划新兴产业布局?是区域经济梯度转移的核心命题所在。

  今天,我们以身处湖南腹地的邵东县为观察对象,解析这一轮产业转移带来的区域经济变革。目前,邵东所在的湘西与湘南,是国家承接产业转移的示范区,沿海产业加快向中部转移,使得拥有“百工之乡”美誉的邵东,映射出经济换挡升级的内在动力。

  从摆摊设点、开店兴市到创办工厂,邵东经济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已经形成具有特色的专业市场体系,小五金、打火机、中药材、皮具箱包、印刷几大产业支撑起“商业城、工业镇、专业村”的发展格局。

  这个地处内陆腹地的县城,一度成为媲美温州和义乌的小商品生产、制造、销售基地,是湖南省民营经济发展的一支强劲力量。

  然而,当沿海地区的制造业凭借着区域经济和地理优势率先实现转型升级之后,内陆的制造业却依然处在产品附加值低、科技含量低、知名度低的尴尬局面,竞争优势的下降逼迫邵东谋求转型。

  邵东已经确立了制造业下一步转型升级的目标:将打火机、箱包、五金等传统优势产业发展成为全国的排头兵,实现传统专业的转型升级,打造湖南轻工业振兴发展先行区。

  为此,邵东实施了创新驱动战略,用科技为产业赋能,驱动经济增长由粗放型增长向集约型增长转变。目前,邵东的打火机和箱包产业已经获批国家级外贸转型升级基地。

  不过,邵东有更为宏大的谋划:培育和引进创新资源,把邵东打造成国家级创新创业实验区,让邵东成为中西部智能制造新高地。在邵东,以县城开发区为主体,生态产业园、宋家塘管理区位引擎的“一体两翼”工业发展格局已经形成,承接产业转移软硬件兼备。

  2018年,邵东实现GDP430亿元,增速达到11%,GDP、规模工业增加值增速位列湖南省第一,县域经济综合实力达到湖南第四。

  可以设想,几十万遍布海内外邵商的陆续回流,带来人才、资金、技术等创新要素的聚集,加之,200多条物流线路、2000多个海外销售平台的商贸优势,邵东的制造业未来可期。

  升级“邵东制造”

  邵东,地处湖南中部,以位于邵阳县东部而得名。车行邵东县城,一栋酷似船头形状的全落地窗写字楼尤其引人注目。

  这座建筑是邵东智能制造研究院所在地,2016年,邵东县委、县政府多次到广东拜访佛山广工大数控装备协同创新研究院,最终成功争取后者落地,2017年,在湖南省委省政府、邵阳市委市政府等指导下,由邵东县人民政府倾力打造的邵东智能制造技术研究院在邵东湘商产业园开业,广东工业大学杨海东教授任湖南(邵东)智能制造技术研究院院长。

  邵东智能制造研究院副院长刘朋飞介绍:“研究院的优势是丰富的企业资源和密切合作的高校关系,政府制订宏观政策,研究院就负责对接资源和落地执行,跟政府的各个部门都有对接的可能。”他说,邵东智能制造研究院是邵东县政府招商引资的市场化重要平台之一。

  事实上,这里更为重要的作用是为邵东8.3万个体户和1.5万法人企业实现转型升级。

  邵东的产业支柱中,打火机产量和出口数量全国第一,小五金和书包的国内市场占有率达70%,中药材产销量稳居全国前列。

  不过,“邵东制造”成本低、价格低、长期处于全球产业链最低端。

  在深圳从事先进制造业邵东人周胜强对邵东五金厂的原始和落后感触颇深,“散、乱、脏、差,导致资源集中差,重复投资多,能耗和污染高,还会产生没有品质的恶性价格竞争。”周胜强说。

  他想改造邵东的小五金行业,看看一线的科研人才下沉到内陆小县城,将先进技术与传统产业融合后会碰撞出什么样的新思路。

  这一届的邵东县政府也一直苦于邵东尴尬的产业现状,急于改变。邵东县委书记沈志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将产业现状总结为:产业类型不新、规模不大、链条不长、品质不高、品牌不响、竞争力不强。

  三方一拍即合,2017年,周胜强所在的锐科机器人和邵东智能制造研究院一同落地邵东,拉开传统产业的转型升级序幕。

  刘朋飞将研究院的具体做法总结为三点,一是用先进制造业的理念“洗脑”,通过昭阳智造大讲堂的形式改变邵东政府官员、企业家、企业中层管理者、产业工人的思维;二是“机器换人”,向企业提供自动化设备,降低人力成本的同时,保证产品的一致性和稳定性;三是向企业输入精益管理理念,让企业从粗放型增长向集约型增长转变。

  锐科机器人是技术和服务提供方,针对五金行业,研发出应用机器人技术和3D打印技术开发的五金工具智能制造生产线,并与邵东五金行业的龙头企业东方神鹰合作,实现后者的“机器换人”。“人工成本降到原来的八分之一,生产效率提高至少6倍。”周胜强说。

  不过,对于邵东小而散的企业而言,资金有限,自主转型意愿有限,转型升级离不开政府的宏观引导。邵东县政府的做法是,和技术提供方一起,补贴单个标杆企业,鼓励其率先转型。

  与此同时,为了改变邵东产业小、散、乱的局面,邵东县政府一方面针对企业管理者提出“两个转变”战略,让个体户转变为法人企业、规模企业,让老板转变为企业家,鼓励行业规模化发展;另一方面建设特定行业的工业产业园,引导企业集聚化发展。

  2018年,邵东县新增限额以上商贸企业86家、规模以上服务业企业32家、个体户转法人企业6000余家。

  黑田铺印刷工业园、仙槎桥五金科技工业园、廉桥医药科技工业园、周官桥团山打火机工业园完成规划,进入加速建设阶段。

  随着转型升级的升入,参与的企业不断增多,环兴打火机、东亿电气、隆源中小企业中心等100家企业完成自动化改造,吸引3D打印上市公司杭州先临三维、打火机自动化厂商宏得电子、五金自动化设备生产企业荣城机械等智能制造企业落户邵东,用机器换人提供设备和技术支持。目前,在智能制造领域,邵东已经形成技术方案50多套,申请国家专利近300项。

  “我们当前的目标是把传统的规模企业改造成有一定技术含量的科技型企业,用技术让邵东的传统产业实现凝练、提升和拔高。”刘朋飞介绍。

  每一年,完成技术改造的企业都会被纳入邵东高新技术企业统计范围。2018年,纳入统计的高新技术企业数量为320家,实现高新技术产业增加值142亿元,占地区生产总值比重达35%,占比分别比2017年、2016年同期增长4%和13.4%。

  向中部转移

  邵东的国家级高新科技企业也在逐年增加,2016年增加6家,2017年增加13家,2018年增加14家,这些新增的国家级高新企业均来自于东部沿海。

  在东部沿海市场竞争日益剧烈,土地和人力成本逐步增加的大背景下,厂房向中西部转移已经成为众多高新科技企业的共同选择。

  协助政府招商引资是邵东智能制造研究院的一个重要业务,刘朋飞告诉《经济观察报》,高新技术企业内迁到中部地区的原因有两点,一是考虑内地的土地、厂房、工人等低成本和档地政府给予企业的补贴、免租等政策红利,二是考虑下沉到中西部,挖掘新兴市场。

  “但是,中西部土地广阔,能不能被企业挑中,还要看当地的资源和产业基础与转移企业的匹配度。”

  创亿达就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来到邵东。这是一家京东方的下游企业,总部位于深圳,生产液晶显示屏模组,目前,公司已经在邵东龙腾产业园实现量产,同时另一处110亩的新厂房今年将开工建设。

  邵东分公司是创亿达第一次将厂房迁移到中部地区。湖南创亿达制造中心副总经理张文虎告诉《经济观察报》,迁移厂房主要是出于成本考虑,邵东县政府提供的三年免租政策,以及当地相比深圳便宜很多的人工成本和水电费,提高了产品的成本优势,使其在深圳同类型产品中更具竞争力。

  此次迁移对创亿达意义重大,为了应对市场变化,创亿达计划在新建厂房生产32到75寸液晶屏模组,之前生产小尺寸的设备和流水线将全部更换。公司预计,在邵东分公司实现产值从5亿元到20亿元的突破。

  同样享受政府厂房租金优惠将厂房迁移来邵东的还有龙哥箱包,这家生产PC板栏杆箱的企业将广东先进的自动化PC板塑造技术和设备带到邵东。

  订单化生产占到公司业务的百分之六七十,产品远销马拉西亚、韩国、美国、日本,鉴于此,公司更看重的是邵东商贸市场。

  “书包上游的买家和下游的生产链与拉杆箱生产存在很大的共性,落地之后我们迅速实现了量产。”龙哥箱包总经理王燕说。

  事实上,遍布全球的商贸市场、通达的物流网络和传统产业积累的完备产业链正是邵东相对于其他中西部其他县域经济体最大的优势,这是邵东承接沿海产业转移的基础。

  2018年11月,国务院印发《湘南湘西承接产业转移示范区总体方案》建设,邵东所在的邵阳市作为湘西的一个重要组块,承接产业转移的独特优势和良好基础得到了肯定。

  为了更好地承接产业转移,邵东重点打造湘商产业园,园区内标准厂房竣工130万平方米,投产98万平方米,入驻企业56家,目前,集聚了3D打印技术、电子信息、生物医药、智能建筑、汽车零部件制造等五大高新技术产业。

  值得注意的是,刘朋飞告诉《经济观察报》,在招商引资的过程中,他们发现,研究院的软硬件要素以及为了升级传统产业新增的市场、引入的产业链、研发的技术和解决方案增加了邵东承接产业转移的吸引力。

  例如,软件有研究院对接企业人才、技术、市场、政策落地等需求的专门服务团队,硬件有研究院建设的智能装备快速成型中心。“对中西部县城来说,配套类的高精尖产业链是稀缺的,便利的营商环境更稀缺。”刘朋飞说。

  目前,为邵东打火机自动化改造的宏得电子,将企业迁入湘商产业园,目前,不仅给邵东提供产品,还生产埃及和德国订单。

  可以看出,传统产业的改造升级和新兴产业的转移落地在邵东形成了互相促进的良性循环。

  要素洼地,智造高地

  龙哥箱包在湘商产业园的产房3楼有一个样品展示区,这些PC板材拉杆箱订单价大多低于200元,淘宝售价一般在800元左右,只有一件除外。这件处于展品中央位置的黑色拉杆箱目前还未投入量产,但是计划售卖价格达五六千元。

  昂贵的不是这个拉杆箱的材质,也不是它的品牌,而是它的科技含量:只要按一下按钮,让拉杆箱上的摄像头将记住主人的样子,箱体就会自动跟随主人移动。

  这款高科技产品由龙哥箱包和研究院联合打造,是龙哥箱包创新的拳头产品。

  “科技投入增加的是产品的附加值和长期市场效益。”刘朋飞说。不止箱包,环兴打火机生产的耐高温打火机也是通过增加科技含量实现的市场提档。

  原本环兴生产的打火机材料限制只能60摄氏度以下的高温,存在高温自爆的危险。因为这个缺陷,环兴生产的打火机单只价格在2分左右。如今,替换新材料的打火机可以耐90摄氏度的高温,成为具备一定防爆功能的新型打火机,单只订单价格利润提高到5倍以上。

  自动跟随拉杆箱背后的传感技术和高温防爆打火机背后的新型材料依托的都是邵东智能制造研究院的产学研平台。

  刘朋飞告诉《经济观察报》,邵东智能制造研究院与湖南大学、中南大学、长沙理工大学等高校开展产学研合作、共建成果转化中心、智能制造学院等,30余位轻工行业或智能装备领域的高校教授、工程专家以及相关专业的高校学生为邵东转型智造提供智力支持,“高校有成果转化的需求,邵东的企业有产品研发需求,研究院搭建成果转化的桥梁,实现互利共赢。”刘朋飞说。

  目前,邵东智能制造研究院已经建成快速加工中心、3D打印服务中心、成果转化中心,支撑产学研项目的落地。

  锐科机器人是邵东另外一个创新高地。团队主要成员要么是有高新科技背景,要么是有多年工业设计经验,团队设计出的一款特种钳子卖到了15000元的高价。

  事实上,科技含量、工艺设计、新品开发、品牌提升等手段均可以提高产品的附加值,使产业微笑曲线向高端移动,但是,要拥有这些手段都离不开最关键的创新要素——人才。

  “邵东智能制造研究院不能包治百病。”刘朋飞认为,邵东的体量很大,需要建立更多的专业中心来聚集创新人才,也需要更好的软硬件环境来吸引人才。

  邵东的雄心的确不小,县政府提出,打造成国家级创新创业实验区,让邵东成为中西部智能制造新高地。不吸引高层次人才,就不可能实现创新创业。

  邵东智能制造研究院负责筹建的邵东智谷,2019年将启动建设,不同于邵东传统的产业园,这里不光规划有厂房,还有高校研发中心在内的综合配套措施。“营造一种创新创业的氛围,从环境上吸引人才的带来。”刘朋飞说。

  邵东并不缺乏人才。邵商是一支劲旅,资料显示,目前,有40万邵东籍商人在外经商创业,遍及80多个国家和地区,引导邵商回流是邵东县转型升级的重要抓手。

  目前,邵东开展“迎老乡、回故乡、建家乡”活动成果显著,邵东智能制造研究院院长、锐科机器人创始人、创亿达总经理、龙哥箱包总经理均为邵东县政府招回的邵商。

  凭借着人才优势,在做好产业配套、营商环境、人才回流政策的前提下,邵商的未来就是邵东的未来。

文章关键字:

在线
客服

在线客服服务时间:8:00-17:00

客服
热线

024-83959308
网站服务热线

生意
名片

微营销
拥有自己的手机名片